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农业机械厂家

今年春节这位教授带着海归孙子去蒲江飞了一天无人机

2021-12-01 来源:唐山农业机械网

人口、资源与环境经济学、区域经济学等领域的专家,从事科研教学30多年。教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……这就是邓玲。

这个春节,邓玲留在了成都,“走人户”最炫的“礼物”,是一段航拍视频——柏油马路干净平整,延伸至远方,马路两旁,房舍果林次第排开,白墙青瓦、林木森森,俨然风景名胜。

但这不是旅游留念。航拍里的“风景”,是邓玲的研究资料——蒲江县插旗山村。73岁的邓玲是四川大学经济学院教授、四川大学区域规划研究所所长,也是插旗山村的“教授村民”。年后,邓玲要完成蒲江县插旗山村、两河村的乡村振兴整体规划。

让邓玲“宝贝”这段航拍的另一个原因,是拍摄者。春节留在成都,就是为了迎接孙子曾晨轩从加拿大毕业归来。大年二十九,邓玲带着25岁的孙子,飞了一天无人机,完成了这段视频资料。

此番回蓉,曾晨轩并不完全是帮奶奶的忙。学城市管理的他,希望回到成都开创事业,目前已经着手找工作。

邓玲一家的奋斗与梦想,是众多“成都故事”的一篇。

去年此时,成都坚定了城市奋斗目标——加快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。刚刚过去的这一年,成都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重要讲话精神,把新发展理念贯穿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和改革发展的各方面全过程,一步一步,迈向“三步走”战略目标。

▲蒲江县两河村

新理念融入乡村振兴规划

“教授村民”要建新经济示范村

邓玲有许多让人肃然起敬的头衔:教授、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、四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……

但让邓玲语调高了起来的称号,是来自插旗山村村民,因为要为插旗山村做乡村振兴规划,她每周要“回村”1-2次,调查数据、勘踏地貌,久而久之,被村民称为“教授村民”。

“乡村振兴的内容体系包括很多,比如文化、经济、治理等等,不仅仅是外延,还有内涵,比如提升农民素质。”结合曾晨轩的航拍,插旗山村的乡村振兴规划很快就要出炉。在邓玲看来,乡村振兴是新发展理念的综合体现,“我们在挖掘插旗文化时,提了‘乐观自信、绿色创新’的插旗文化。前者是从村民,即人的角度提炼出来的,后者是针对未来发展特征提出的。”

尽管是乡村规划,邓玲却想到了结合公园城市和新经济理念。“生态兴则文明兴,生态衰则文明衰。”这一年,成都提出坚持绿色发展,加快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,这让邓玲十分欣喜。

另一方面,“当前成都市正在积极进行新经济建设,但是尚未有村级新经济示范点。建设村级示范点,使新经济能在农村得以发展,进而引领乡村高质量发展,是乡村振兴的一个重大创新,是乡村振兴构建新动能的重大突破。”

在邓玲的规划里,插旗山村要建设新经济示范村,以培育新动能为主线,“农、商、文、体、旅”融合发展为实现路径,探索可推广的乡村新经济发展道路。

与插旗山村相隔不远,成都已经有这样成功的示范。在道明镇竹艺村,同样用“绿色”唤醒文化,最终激活相关产业,标价千元的竹里乡村度假酒店, 遵生小院、三径书院、来去酒馆、青旅无间……绿色发展加速乡村产业脉搏跳动,进一步实现城市高质量发展。

引人育“兽”的成都魅力

吸引海归回蓉

成都新经济的渗透力,从邓玲的科研工具也可见一斑——插旗山村的规划里,要利用虚拟现实技术,构建vr农产品购物平台。

曾晨轩则选择用“前途”投票。在加拿大学城市管理的他,今年除了勘察乡村振兴全貌、游玩绿道,还在着手找工作,为回成都工作做准备。

“资金总是流向回报最高的地方,而人才总是流向最有机会的地方。”这是美国城市研究学者理查德·弗罗里达最知名的观点之一。

这一年,从提出“最适宜新经济成长的城市”,到出台高质量现代化产业体系全景图;从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主会场落地,到世界城市评级跃升至beta+,成都,城市经济迈入高质量,也吸引越来越多曾晨轩这样的高层次人才。

这一年,成都在中国众多城市中脱颖而出,被誉为最适宜新经济发展的城市。新增“蓉漂计划”专家205人,累计吸引新落户本科及以上青年大学生26万人。

这一年,成都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新经济配套政策,包括制定实施新经济企业梯度培育计划、规划建设“独角兽岛”等发展载体、设立100亿元新经济发展基金、印发首个共享经济发展方案、组建全国首个城市级新经济俱乐部、建设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、连续举办4届全球创新创业交易会……

更多数据、报告印证成都双创实力。《2018中国新经济活力指数排行榜》显示,成都新经济活力居全国榜单第三位,领跑新一线城市,居中西部城市首位。

而未来,还有更多“曾晨轩”——成都为“独角兽”建了一座岛,去年7月30日,全球首个以独角兽企业孵化和培育为主的产业载体,“独角兽岛”项目在成都天府新区正式开工建设,建成后将成为成都新经济发展面向世界的标志性名片。

农村也国际化

农民夜校教村民英语和德语

插旗山村规划的前一稿,定位是“中德(蒲江)中小企业合作园的后花园”。插旗山村所在的寿安镇,中德(蒲江)中小企业合作园是成都著名的对外开放“大平台”。

在成都,到2018年底,中德、中法、中意、中韩、新川等国别合作园区综合功能日趋完善,国别特色生态体系逐步健全,服务质量显著提升,辐射范围逐渐扩大,发挥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功能集成、资源融通和多向连接作用,成为省市发展开放型经济的重要载体,初步建成国际中小企业来华投资兴业、合作发展的首选地和集聚地。

这几年,插旗山村旧貌换新颜,也有对外开放的辐射——这里外国人越来越多,项目一个接一个落地,普通村落也逐渐发展起产业来。

邓玲觉得,“后花园”的定位还不够,背靠国别合作园,面临成都开放机遇,插旗山村还有更多作为。

再往后,还有电子商务。成都物流网络密集,成都国际(地区)航线数达111条,覆盖亚洲、欧洲、北美洲、非洲、大洋洲重要枢纽城市,位居中西部第一。

这不仅是一张物流网络,更是一条财富网络。成都凭借发达的客货网络体系,形成了聚集财富的物流大通道,成都也以更加开放的姿态迎接全球资源要素、迈向全球市场,资金、市场、技术、人才、信息在这里汇聚成网。

中欧班列(成都)让昔日的蜀道难,成为“全球通”。去年全年开行量继续居全国第一,实现连续三年“领跑”全国。在汽笛声中,无论是中德(蒲江)中小企业合作园的“成都造”,还是插旗山村的农产品,都可以运抵全球。

从“规划图”变成“施工图”

千年之变打开“第二主战场”

在春节前,邓玲还做了一件大事。

去年11月22日,成都召开了一场国际专家咨询会,让世界权威专家共聚成都,为龙泉山东侧沱江发展轴系列规划把脉,邓玲是专家之一。

▲《龙泉山东侧沱江发展轴总体规划——景观专项》初步方案揭开面纱(图据锦观)

从马鞍山到三岔湖,邓玲与其他专家们一起,沿着沱江发展轴一路调研。看规划、勘现场、问发展、提建言,为成都“东进”区域高质量发展提出自己的建议。

在邓玲看来,沱江发展轴要首先治理好沿线环境,再结合当地现有产业,进行转型升级,特别是要围绕汽车、新能源、新经济等产业优势。“在建设过程中,需要工业化和城镇化‘并行’。不是建好新城等人过来,而是既要有产业,也要有人。”

随后,《龙泉山东侧沱江发展轴总体规划》出炉,提出应坚定以“治水”为前提,突出强调对生态价值的保护利用,统筹推进流域水环境治理与防洪涝工程建设,使沱江-绛溪河成为水清岸绿的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廊道。

这是成都协调发展,改变城市格局的“里程碑”事件。

借鉴雄安新区经验,成都跨越城市东缘的龙泉山脉,由“两山夹一城”的逼仄变为“一山连两翼”的开阔,这座2300多年来“城名未改、城址未变、中心未移”的历史名城,格局迎来千年之变。

这一年,成都调整优化城市空间布局、重塑产业经济地理,“东进”战略逐步从“规划图”变成“施工图”,成都总规细化到“毛细血管”,咨询会一场又一场召开,产业巨头一个接一个落地,新城一座连一座兴起,成都打开“第二主战场”。

“‘东进’体现了成都对开发空间的优化。”在邓玲看来,天府国际机场的规划建设使成都东部的区位发生很大的变化;同时,向东还有更多重任,“东部更接近内江、广安等成渝城市群的其他城市,在带动城市群发展上也有助推作用。”

一座“理想城市”正在崛起。

红星新闻记者 叶燕

摄影记者 王勤

编辑 余孟祥

(原标题:今年春节,这位教授带着海归孙子去蒲江飞了一天无人机)

比特幣交易所

買比特幣

比特幣交易平台